420) this.width=420;" src=/uploads/allimg/120921/0951133918-0.jpg> 歲月的長河可以沖刷掉人們的許多記憶,但是有些難以忘卻的往事,反而在" />
高手是怎么玩时时彩的 新时时彩五星通选 微信重庆时时彩交流群 重庆时时彩玩法详解 时时彩计划好 时时彩五星计划软件安卓版下载 重庆时时彩关闭通知 怎么在手机上买重庆时时彩 时时彩全天计划二期 老时时彩开奖公布 重庆时时彩晚上时间 重庆时时彩精准计划网 重庆时时彩计划5码一期 重庆时时彩的趋势 时时彩挂机方案策略
口琴教程 您當前位置:曲譜網主頁 > 教程中心 > 口琴教程 > 口 琴 情 愫

口 琴 情 愫

更新日期:2012-09-21 09:49 來源:提琴王網 瀏覽:

歲月的長河可以沖刷掉人們的許多記憶,但是有些難以忘卻的往事,反而在時光的匆匆流淌中越發明顯地凸現出來。有時,是因為一個人;有時,是因為一個物;而有時,卻因為一支久違了的歌曲。這些命運中的小小漣漪,足以使我們回望過去,感悟人生,思索未來。我的思緒就是從一只口琴展開,隨著一支支難忘的歌曲飛揚,去追憶那些永不泯沒的情愫,去再現那些激情燃燒的年代。

   (一)

  小學三年級那年,隨父母工作調動轉學到了青島。耳濡目染再加上聲音美妙,攜帶方便,不精學業的我開始對口琴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死纏軟磨,保證寫一大篇,才跟家長討要了一點銀兩(當時確實是一筆大款項),買了一只木格單排孔的口琴。心有靈犀一點通,沒用多久就會流利地吹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美麗的哈瓦那》、《學習雷鋒好榜樣》、《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等歌曲。小學畢業的班級聯歡晚會上,一曲《讓我們蕩起雙漿》沒吹完,已經使我泣不成聲。

  上中學的時候,利用課余時間學會了笛子、二胡、木琴等樂器,可是我還是對口琴情有獨鐘。省吃儉用近兩年,才買回了我羨慕已久的、朝思暮想的上海牌回音口琴。

  這只口琴,錚明瓦亮的外殼,淺綠透明的塑料芯和當時在學校里獨一無二的回音效果,使我渾身頓生光彩。寧靜的校園里,晚會的舞臺上,漂亮的女生前,奏出了一曲曲優美的,激昂的,深情的樂曲,讓我陶醉,讓我興奮,讓我自豪……

  在史無前例的年代里,在“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要是革命你就站過來,要是不革命就滾***蛋……”等氣貫山河的歌聲中,一個偶然的機會,老薩送給我一本《中外名曲三百首》。那優美的旋律把我吸引,我大逆不道地偷偷學了其中的《可愛的一朵玫瑰花》、《瑪依拉》、《相逢在匈亞利》、《鴿子》、《照鏡子》,還有《含苞欲放的花》等許多中外歌曲,給我在那全國山河一片紅的革命生活中增添了幾分淡淡的溫馨浪漫的“資產階級”情調。

  后來,因父親的“走資派問題”得以落實,我才穿上軍裝,圓了那企盼至極的當兵夢。“一顆紅星頭上戴,革命的紅旗掛兩邊”,在嶄新的綠軍裝里,裝的是《毛主席語錄》和我心愛的口琴。新兵連里,高挑的身材、較高的學歷(高中畢業)和掌握嫻熟琴技的我,鶴立雞群于還有不少是文盲的戰友之中。我被榮幸挑選到大家向往的師直屬隊坦克偵察營,當了一名直到現在還引為自豪的坦克手。

  十幾年的軍旅生涯中,我不僅是學習、宣傳***思想的精兵,還是訓練場和戰斗中的強將。那段生活是枯燥而又豐富,嚴酷而又浪漫,但最使我難忘的是與女軍醫紅裳醫生的一段曇花般的戀情和在西線參戰的日日夜夜。

  有一年冬天因感冒發燒,住進了師部醫院。無聊中,我吹起了口琴。一曲朝鮮電影插曲《蘋果熟了的時候》剛吹完,病房的門呀的一聲開了,年輕美貌的軍醫紅裳醫生悄然而進,迷人的大眼睛里閃爍著驚異羨慕的神彩。紅裳軍醫是一位高干子女,是師直屬隊的冷面美人,當然也就成為我們戰士私下議論的熱點人物。別的暫且不說,就說她烏黑的秀發和雪白的大口罩之間的那雙眸子,能使任何男人看一眼都會久久難以忘懷。

  看她進來,認為是要批評我怎么能在病房里亂吹口琴,沒想到她開口就說:“你吹得真好……。”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表揚,我覺得全身的血都在往上涌,還沒來得及謙虛,她緊接著又問:“從哪兒搞的這曲子?”
  我趕緊說:“看電影的時候記的譜。”
  “真不簡單。”
  我心想,這有什么難的。

  那時候部隊的文化生活很貧乏,除了《我是一個兵》《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那么幾首歌曲外,就是樣板戲;電影呢?中國是新聞簡報,越南是動槍動炮,阿爾巴尼亞是摟摟抱抱,朝鮮是哭哭笑笑,我不學點邊看電影邊記譜的本事,怎么能唬住那些自覺不錯的戰友哥們兒們。
  “能借給我看看嗎?”
  “可以,不過現在沒帶,放在連隊里。”這時,我的心情已慢慢地平靜下來。
  “你還會吹什么曲?”
  “會得多了,給你吹段《賣花姑娘》怎么樣?”
  “好啊!”說著,她就坐到了對面的***上,臉上流露出興致盎然的神采,越發顯得嫵媚動人,體現出特有的女軍人的美麗。

  為了贏得她的歡顏,我使出了渾身解數,非常熟練地、動情地吹了一首慢3/4拍的朝鮮《賣花姑娘》電影插曲:
   春風年年吹綠大地,
  春花歲歲開滿山。
  失去祖國的人們那,
  不知春光暖……
  吹著這凄婉的曲調,我發現她的眼里慢慢地蓄滿了淚水。曲子還沒吹完,她說了聲:“我還有事”,扭身就走了。在開門的瞬間,我看見她用手迅速地擦著眼睛。

(二)


  打那以后,我得到了紅裳軍醫的特別關照。醫院的干部食堂改善生活,她常派小護士送來紅燒肉、餃子、燒麥什么的;從家里帶回的奶糖、巧克力、餅干等小食品也“順便”送過來;病房里陸陸續續住進了一些傷病員,但我一直享受首長待遇-----住單間;別的感冒病號一般住三四天或是四五天也就出院了,我呢?都住了一個多星期的院了還不說讓走。這機會難得呀,部隊是夏練酷暑,冬練嚴寒,眼下正是冬訓遭罪的時候,我還想多泡幾天病號呢。小護士們興許也看出些門道兒來,對我也是另眼相待。連隊的戰友們問我要鹽水瓶灌上熱水暖和被窩,跟小護士一說,立馬就偷著給我背來一大挎包。

  這期間,紅裳軍醫一直再沒向我提那手抄歌本的事,我也沒主動上步。其實我早就有感覺,在這方面也可以稱得上老手了。還在保育院的時候就經常為小弟兄們操辦“婚禮”,何況上學后又攻讀了不少中外言情名著,心里亮著吶。但是,紀律是根棍兒,誰也不敢擰個勁兒。我這個人是狼心兔子膽,再說還有別的情況,所以就給自己定了十六字作戰方針:裝著糊涂,沉著應付,保持距離,見好就收。

  一天下午,紅裳軍醫以觀察病情的名義來到我的病房,例行完公事后對我說:“今天晚上師部禮堂放電影。”
  我說:“已經接到通知了。”
  “你去不去?”
  “去也行,不去也行,閑著干什么?”我笑了笑。
  “今天晚上我值班。”說完就走了。
  晚飯后,經過一番思想斗爭,還是留下了。我留下來的原因,一是想當面感謝這些天她對我的關照,再是我就希望我的琴技能得到別人的欣賞,其他的嘛,按十六字方針辦。

  大部隊集合走了以后,我發現這排病區就剩下我們倆人,小護士也叫她打發走啦。進了她的辦公室,我問:“怎么就剩下你一個人了?”
  她輕輕點點頭,莞爾一笑。在柔和的燈光下,她那難得的笑容,真使人丟魂失魄。“快坐吧。”說著,她起身去到水。把水放到我跟前,她說:“這是從家里帶的上好的龍井茶。”
  我說:“什么好茶我也喝不出個味來,不會喝茶。”真的,那時候哪能喝到什么好茶,連隊里喝的那降溫茶就跟地瓜葉子一樣。再說,這話也是一語雙關。
  “別謙虛了。不過,你的口琴吹得真好,真有味兒。”
  “不敢當,不敢當,個人愛好,瞎吹。我那朋友老薩吹的,那才叫好來!”
  “老薩是誰?我不認識,我就愿聽你吹。今晚挺清靜的,你給我吹個什么?”
  “行,愿聽中國的還是外國的?”
  “外國的吧。”
  “外國的?是愿聽歐洲的還是美洲的?是非洲的還是東南亞……”
  “行了行了,別賣關子了,吹吧吹吧。”

  我呷了一口茶水,潤潤嘴唇,先來了一首俄羅斯的《紡織姑娘》,緊接著又來了一首加拿大的《紅河谷》,美國的《白蘭鴿》,印度尼西亞的《寶貝》,再就是《蘇麗》、《有一雙黑色的眼睛》、《在路邊》等,一下子吹了十多首外國歌曲,把一個紅裳軍醫聽的都入了迷。她兩手托著粉腮,兩只大眼睛上的長長的眼睫毛撲挲撲挲的,在燈光的照射下甚是好看。
  “你怎么不吹了?”她好像是從夢中醒來似的突然發問。
  “吹的氣管都干了,喝點水可以吧?”我邊喝著水邊反問道。
  “喝吧喝吧,休息一下再吹。”
  “不吹了,說說話吧。那天你為什么沒聽完就跑了?”
  “再不走就壞了,眼淚直想往下掉。看《賣花姑娘》都哭腫了眼,難受勁還沒過,又被你那天勾了上來。”
  “再給你吹一段《賣花姑娘》,怎么樣?”
  “別吹了。哎,你會不會吹《南江村的婦女》上面那個插曲?”
  “我還有不會的?”
  “吹給我聽聽吧,那個插曲是6/8拍的,真好聽。”她的話語里充滿了祈求。我又情不自禁地吹了起來,那悠揚輕美的華爾茲旋律在冬夜萬籟俱寂的營房上空飄蕩……

  頭發長了,是要理的。自從那天晚上,兩個多小時短暫的相處,我們倆的距離明顯拉近。我發現紅裳軍醫不僅有外表的美,而且有內在的美,其素質和修養都是挺高的。我們情趣相投,很談得來。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她的影子在我的腦海里,怎么趕也趕不走。我問我自己,是不是愛情的種子已破殼萌芽?但是,我始終清醒地認為,我們倆是根本不可能的:一、有嚴明的軍紀擺在那里;二、門戶相差懸殊;三、我還有其他的情況。到了見好就收的時候了,男子漢拿得起放得下,狠斗私字一閃念,我決定出院歸隊。

  紅裳軍醫知道后,雖然戀戀不舍,但我已經住院十多天,確實不能再挽留了。臨走的那天下午,她來到我病房,送來一本精裝硬皮筆記本和一支英雄牌金筆。金筆是送給我的;筆記本是叫我把我所有的歌曲都抄在上面,要求在星期六的晚上七點半送到她的宿舍里去。

  歸隊后,我加班加點,把我所有的歌曲都工工整整的抄在了她那嶄新的筆記本上,并夾上了一頁紙,寫上了我送給她的題為《永遠是朋友》的一首小“詩”:

  我抄歌曲你送筆,
  世間珍貴是友誼。
  五湖四海干革命,
  朋友永遠記心里。
  斗私批修緊跟黨,
  無限忠于毛主席!

  星期六晚上,我派我們排的一個戰士準時把筆記本送到了紅裳軍醫的宿舍里。我并沒失約,她沒說要我親自去送。從那以后,我們就再也沒有聯系。

   (三)

  事隔不久,一紙軍令,把我們部隊調到了老山前線。那段生活的殘酷無情,是難以用文字描述的。我們整天和行軍、作戰、高溫、潮濕、饑餓、困倦、蚊蟲叮咬、負傷死亡打交道,好像把人世間的一切艱難困苦、生離死別一下子高度濃縮到了一個時段內,使人處在一個絕望的氛圍里。我思念家鄉,想念親友,懷念過去那些美好的時光。也多想得上一場重病或者負上一個輕傷,再住進醫院和紅裳軍醫見上一面。一有空,我就拿出我的口琴吹上一段,以淡化心中的煩悶和苦惱。誰能想到,這口琴還真幫上了大忙。

  有一次,我帶領一個小分隊去實地偵察,返回的路上和敵人的小股部隊遭遇。接上火后,雙方各不相讓,我們一方面通過電臺與總部聯系請求援助,一方面英勇還擊,戰斗十分激烈。我打紅了眼,將生死置之度外,端著沖鋒槍利用一棵大樹作掩護,向敵人猛烈掃射。戰士們也很勇猛,連續打退了敵人多次沖鋒。那場面,就象電影《英雄兒女》王成似的,真有點“敵人腐爛變泥土,勇士輝煌化金星”的英雄氣概。敵人看沒轍,停止了攻擊,但不斷向我們打冷槍。我們的彈藥剩的不多了,估計敵人也是。增援部隊還有兩個多小時才能到達,這段時間怎么熬?我帶著排長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地形,并在幾個要害處設了警戒哨。

  夕陽西下,落日的余輝燒紅了大半個天。蔥蘢的群山環繞著的一潭碧水,湖面反映出斑斕繽紛的色彩。薄霧籠罩著山巒,大山像浴女披著淡粉色的輕紗,顯得分外淡雅文靜。望著這迷人的景色,我想起了一首歌,掏出口琴吹起了俄羅斯歌曲《山楂樹》,幾個戰士也跟著輕聲地唱了起來:

  歌聲輕輕蕩漾在黃昏的水面上,
  暮色中的工廠已發出閃光,
  列車飛快的奔馳,
  車窗的燈火輝煌,
  山楂樹下兩青年在把我盼望。
  啊,茂密的山楂樹呀,白花開滿枝頭。
  啊,可愛的山楂樹,你為何要悲傷.....


  吹著唱著,我突然發現,不知什么時候敵人停止了打冷槍。我想,是不是被我們的歌聲所感染,這不正是我軍的政治攻勢嗎?我一方面吩咐加強警戒,一方面給戰士們使了個眼色繼續唱。我們唱了《胡志明之歌》、《再見吧媽媽》、《中越友誼萬古長青》、《游擊隊之歌》等十多首歌曲。

  我們這幫戰士,叫我言傳身教的什么歌都會唱,關鍵時刻還會來幾句合聲,不亞于一個小合唱團。除了自娛自樂外還給新兵唱、給老鄉唱、這不,又給敵人唱上了?別說,這一招還真管用,當增援部隊在敵后發出了信號彈時,敵人才知道耽誤了大事,我們前后夾擊,把敵人打得狼狽逃竄。

  在敵人陣地上會合的時候,借著暮色我發現在臨時用土和亂石堆砌的掩體上,有一具嬌小的尸體仰面而臥,從隨風飄搖的長發和豐滿高聳的胸脯上,可以斷定是個女兵。頓時,我的心中升起一種憐惜和憤懣。

  從1978年下半年開始,越南當局在前蘇聯的支持下,自認為有恃無恐,把我國的克制和和平愿望視為軟弱可欺,越來越肆無忌憚,對中國邊境地區的武裝侵犯行動不斷升級。越南當局沿中越邊境集結了大量武裝部隊,一再侵犯我國領土。他們公然在我國的土地上埋設地雷,修筑工事,任意開槍開炮,毀我村寨,殺我軍民,搶我財物,襲我火車,釀成嚴重流血事件。僅半年多,越南的武裝挑釁就達700余次,打死打傷中國邊防人員和邊境居民300余人......,想到這些,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戰爭!為什么要戰爭!!要不是因為戰爭,這個女兵很可能是一個天真的學生、乖巧的女兒或是賢惠的妻子、溫良的母親,她應該有幸福美滿的生活,然而現在她卻尸拋荒野。窮兵黷武的越南挑起了戰爭,這場戰爭摧殘了多少寶貴的生命,毀壞了多少幸福的家庭,也斷送了恩深意重的中越友誼。我真想破嗓大喊:保衛和平,消滅戰爭!!!

  (四)

  突然,我感覺到不遠處一具敵人的尸體動了一下,扭頭一看,大吃一驚,一個滿臉是血的敵人正舉起槍指向了我們的兩個戰士。喊是來不及了,我大叫著象是一顆出了膛的炮彈,一個箭步沖上去撲倒了那兩個戰士。幾乎是同時槍聲響了,我覺得腹部好像被人重重的踢了一腳,緊接著一些熱呼呼的東西淌了出來。

  那兩個戰士是得救了,打暗槍的敵人被憤怒的戰士們一陣亂槍送上了西天,但是我卻負了重傷。脾被打破了,腸子也被打了出來,鮮血一個勁的往外涌。衛生員給我緊急止血包扎傷口,戰士們圍在旁邊著急地問這問那,有的還嗷嗷地大哭起來。我什么也不顧了,閉著眼咬緊牙關,忍受著巨大的疼痛。這時,我心里懊喪極了:你說說,戰斗都結束了,我又來了這么一下子,這算怎么回事兒嘛?!……“哭什么,我又沒死!!”我終于忍不住了,大喊了一聲。一是想用喊來代替呻吟,減輕那難以忍耐的疼痛;再是,想喊出心里的怨氣。沒想到這一喊疼得我撕心裂肺,頓時昏死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只覺得好像到了地獄,整個身子被放在了火上燒。我渴的要命,想喝水,隱隱約約聽見一個細細的熟習的聲音在叫我。我本能地使勁地睜開眼睛,在汽燈的照射下,周圍是一片刺眼的白,什么也看不清,只看見一對美麗的大眼睛在焦急地望著我。是她?紅裳軍醫?她怎么來了?這是在哪兒?我這不是在做夢……?心里飛快地問著,眼淚卻不知不覺地慢慢地流了下來。

  看見了久日不見的她,就好像看到了久別的親人;就好像在死亡線上掙扎的生命又獲得了新生;就好像闊別了這個世界很久又生死相依地撲到了大地的懷抱。當時的那種心情很復雜,沒有經歷過生離死別、沒有經過那場戰爭的人是難以體會到的。從那天起,我又如愿以償的成了她負責的傷病員。

  這個戰時醫院設在離前線較遠的一個隱蔽安全的地帶,有山,有樹,有水,空氣清新,背風朝陽,鳥語花香。醫院的病房和住所,是用大小不等的軍用帳篷搭成的,散落在綠樹叢林之中。身穿白大褂的醫護人員,有時三三兩兩的低語著,穿過濃綠的草地和爛漫的花簇,從這個帳篷走到那個帳篷,就好像是在藍天上飛翔的白鴿。特別是那些身姿輕盈、天真活潑的小護士,手捧著采集來的五彩山花,說說笑笑地飄來飄去,真像白衣天使來到了人間。

  雖然這里的條件比不上江南的蘇式營房,醫藥和食品也跟不上趟;有時候下起雨來連續十幾天都不帶停的,哪里都是濕漉漉黏糊糊的;有時候給養上不來,醫護人員急得干瞪眼,但是在紅裳軍醫的精心照料下,我的傷勢恢復得很快。

  我發現,我的身體日益好轉而紅裳軍醫卻漸漸地消瘦了。有些好吃的東西她舍不得吃都給我留著,我的心里難受極了,常故意對她發脾氣鬧意見。紅裳軍醫呢?一改冷面美人的性情,經常跟我開玩笑,哄著我,逗我樂。什么“無限忠于毛主席的戰士怎么不高興了?”、“世間珍貴是友誼嘛,快吃了吧”、“斗私批修緊跟黨嘛,別胡思亂想的了”等等,凈是用些這樣的話來數落我。我抄給她的那些中外歌曲,也成了她口頭上經常哼唱的保留曲目。

  我知道這是對我寫給她的那首“小詩”還耿耿入懷,對我們的那段情誼念念不忘。在這期間,紅裳軍醫時常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對我那柔情似水般的體貼和無微不至的關懷,我明白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力量,深深感知到了一個女人為了愛所體現出來的純粹和無私。我心里甜而且苦。甜的是,在這樣一個今日生不知明日死的戰爭環境里,我得到了一個美麗軍醫的最純真的愛;苦的是,一個有地位有身價的美麗姑娘為我做出了這么大的犧牲,我居心不忍。我常常捫心自問:古語說,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而面對這涓涓之情,你以何相報?

  經過反復地思想斗爭,我認為還是不能感情用事,應拋棄一切私心雜念,像牛虻一樣用痛苦來磨煉自己,隨時準備為祖國、為黨和人民的事業獻出自己的鮮血和生命。想是這么想,但是心卻整日七上八下的,經常一個人無心地吹著口琴解悶。我真想趕快離開這個醫院,離開紅裳軍醫,奔赴前線,哪怕血染沙場。

  傷還未痊愈,我就急著出了院。汽車在臨時修建的路上顛簸著,我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個路口,并不時地搜索著路兩邊的樹叢,但始終沒見她的身影出現。

  歸隊后,我被安排在師部機關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這段時間,一直覺得心里空蕩蕩的,好像是丟了魂似的,干什么也提不起精神來,天天想著紅裳軍醫,盼著她的電話,盼著她的來信,有些話真想提起勇氣當面和她講清楚。

  但是,這樣的機會永遠沒有了。一天,噩耗傳來,在敵人的一次轟炸中,紅裳軍醫為搶救傷員而英勇犧牲,為祖國、為戰友獻出了她年輕美麗的生命。這就是軍人,這就是真正的軍人啊!不管是男兵女兵,不管是在過去還是現在,只要是在祖國需要的時候,在緊急危難的關頭,他們都能挺身而出,都能沖得上去,都能不惜生命!!當時我悲痛欲絕,悔恨莫及,因部隊的紀律所羈,只能向著她的方向獻上一束山茶花,送去一曲曲和著淚水的口琴曲。

  評功論賞時,我立了二等功,我們那個小分隊也被授予集體三等功。但是,我怎么也高興不起來,眼前時常浮現出那些殘廢或陣亡了的情同手足的戰友,浮現出紅裳軍醫那雙濃黑秀發下的嫵媚動人的大眼睛。在告別前線的晚會上,我欲哭無淚,悲愴地吹起了《懷念戰友》這首歌曲:

  天山腳下是我可愛的家鄉,
  當我離開她的時候,
  好像那哈密瓜斷了瓜秧。
  白楊樹下住著我心上的姑娘,
  當我和她分別后,
  好像那都它爾閑掛在墻上。
  瓜秧斷了哈密瓜依然香甜,
  琴師回來都它爾還會再響,
  當我永別了戰友的時候,
  好像那雪崩飛滾萬丈。
  啊!親愛的戰友我再不能看到你雄偉的身影和藹的臉龐。
  啊!親愛的戰友你也再不能聽我彈琴聽我歌唱......

  用小小口琴抒發著我的無限情思和向往。

  往事如煙,一切都成為記憶了。現在回想起來恍如隔世,只有這小小的口琴,可以作為歲月的見證。這只口琴,雖然已退卻她往日的光彩;雖然在現代高檔的電聲樂器面前她已顯得那么渺小、那么無足輕重,但是我依然對她一往情深.....( 海角/文 2002.1 W.H )
標簽
評論發表共有人瀏覽,期待你的評論!
游客,你好!評論請填寫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重庆时时彩该怎么选胆
高手是怎么玩时时彩的 新时时彩五星通选 微信重庆时时彩交流群 重庆时时彩玩法详解 时时彩计划好 时时彩五星计划软件安卓版下载 重庆时时彩关闭通知 怎么在手机上买重庆时时彩 时时彩全天计划二期 老时时彩开奖公布 重庆时时彩晚上时间 重庆时时彩精准计划网 重庆时时彩计划5码一期 重庆时时彩的趋势 时时彩挂机方案策略
竞技游戏小说 内衣橄榄球完整视频 香港必中大包围 幸运飞艇6码技巧图片 11选5现场开奖视频直播 股票配资被骗了怎么办 后二万能大底稳赚 3d组三复式中奖规则 股票配资有什么风险